麥寮黑霧依舊灰蒙

Posted By 非典型文字工作者 / October 26, 2008 @ 4:01 PM


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在日前愕然去世了。從消息傳來至今,我閱讀了許多關於王永慶先生這一生的回顧、追悼等等相關文章,也接觸了許多由不同角度去探視王永慶先生的其他問題。特別是他所領導的台塑集團在環保層面上的所產生的議題,由此角度去觀察,所謂的「臺灣企業之光」似乎在台灣的環境保護方面而言,是充斥著蠻橫與不道德的。

我記得小時候常到王永慶所創立的長庚醫院去,也認識過畢業於明志或長庚的朋友。我了解到這些事績是值得去讚揚與追思的,亦不可抹滅。但是當我知道當台塑六輕進駐麥寮之後,當地的天空就壟罩在灰濛的顏色之中時,我心底想的就只有「麥寮的黑霧」可以形容。

我記得那天,當 googoo 小姐在到學校的公車上,告訴我王永慶的死訊息時,我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是當年陳定南老縣長與王永慶在電視台上針對是否讓台塑六輕進駐利澤的公開辯論:


共分為十部分,接續內容請點入此連結

陳定南大戰王永慶(1987.12.03六輕廠宜蘭建廠辯論片段) [那年夏天的藍色泡沫啤酒海]

這是二十年前關於在宜蘭興建六輕的一場大論戰,當時的宜蘭縣長陳定南單挑台塑集團王永慶董事長。只見陳定南侃侃而談,一一道出為何不歡迎六輕到宜蘭興建的理由,並且提出詳盡的數據來給大家參考,最後為宜蘭人保住了這塊淨土,也奠定了宜蘭綠色工業的發展方向。很訝異當時華視新聞所做的平衡公正報導以及宜蘭鄉親對自身居住土地的關心,更訝異的是主持人居然是現在全台灣最大的扁迷,濤哥。

那場辯論之後,陳定南老縣長並沒有選擇台塑六輕,他在當時「經濟成長」與「產業優先」的思維中,毅然選擇了「開闢觀光產業」這條道路,並事後也造就了以冬山河為主軸的「綠色奇蹟」」。隨後六輕選擇了雲林麥寮,而至今雲林依舊是台灣最為貧窮的縣市之一。

關於王永慶逝世的消息,上至政府下至媒體,充滿著感懷與惋惜之聲,對於負面的評價卻少之又少。當然,王永慶白手起家與勤勞的奮鬥精神固然受人欽佩與學習,但是是否要天真的認為台塑企業就與所謂的「台灣價值」是等價的嗎?或許是有待商榷的。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經營之神」背後的環境代價知多少?環團籲各界理性檢討》一文中,即是因為社會各界過於頌揚「經營之神」的諸多資訊,而忽略了台塑集團在六輕對在地居民的衝擊方面,以及企業於獲利後的環境成本與稅賦的公平性等層面上進行理性的討論。

以下屬於稅收不合比例部分的節錄:

台灣綠黨秘書長潘翰聲強調,召開這次最座談會的目的,是看到王永慶過世後,主流媒體呈現一言堂,將王永慶神格化,卻未探討台塑集團50多年來壯大的過程中,政府如何扶植台塑,就水、電、稅金、土地予以補貼,以及台塑集團如何透過捐贈來避稅。另外,台塑集團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佔台灣1/4強,六輕建廠對雲林沿海數千養殖業者所受到的衝擊、雲林有了六輕後的困境,也都欠缺反省的聲音。

簡錫堦:不要鳳毛麟角的公益 好好納稅才是正務

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首先表示,在眾人歌頌王永慶捐錢做善事的同時,卻沒注意到王永慶個人與台塑集團規避稅賦的問題。他說,我們不需要王永慶拿鳳毛麟角公益來贏得大善人美名,只要他好好繳稅就好。

簡錫堦舉例,「台塑四寶」中,台化年賺400億,所繳的稅是0,台塑繳稅只佔12%,南亞2.76%(賺410億,約繳10億),和一般中小企業 25%的稅率相比偏低許多。另外,王永慶個人財產480億,應該要繳200多億遺產稅,但不用繳,因為他全部捐給長庚醫院,長庚醫院是非營利事業,可以不用繳稅。

簡錫堦表示,台塑一開始投資麥寮六輕廠需資金2800億,其中1400億就是是政府安排銀行聯貸給台塑,利息只要3%,但銀行借款要10%才有利潤,剩下的7%就由政府補貼,一年補貼約90億,這金額「一個勞工要賺15000年,他不用做什麼事就賺到!」

以下是六輕對地方環境衝擊的節錄: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舉例說,目前製造PVC的台塑仁武廠還在運作,每天排放大量氯仿等有毒化學物質到後勁溪下游的1600公頃農田,政府卻一直縱容。在地方團體要求下,仁武廠負責人曾承諾以歐美標準來改善,但兩三年過去,排放不減反增為2-3倍。李根政痛批台塑可以如此排污的原因,是因為政府一直以農牧業的標準來管理化工業的廢水排放。

李根政說,當初台塑六輕到雲林麥寮蓋離島工業區,號稱可提供12萬個就業機會,衍生有60萬人口的產業,但如今卻雇用了大量外勞。此外,隔離水道 500公尺的規劃,以浪費土地為由縮減為100公尺,宣稱多出的土地要創造新市鎮引進15萬人口,建設安養中心、醫院等,但13年後,擔任環評委員任內質疑當初的承諾未兌現,台塑卻一概推翻,「這樣的公司稱得上是誠信的公司嗎?」

此外,「王永慶曾說過自己的養生之道是吃有機食品,但他的企業卻在污染別人的土地。」李根政補充說,過去在屏東鯉魚山發現的8000多公噸污泥,有很多證據指向台塑,但地方政府無力對抗財團,屏東縣府提起多次求償官司都敗訴,反而最後是環保署花8000多萬委託台塑處理。

麥寮工業區重創沿海養殖業

李根政控訴,麥寮離島工業區蓋下去,雲嘉南、台中的空氣品質日益惡化,台西鄉一家國小,一個月要向環保局報案20幾次,扣掉假日等於天天要通報。而為了填海造路把濁水溪往下游的輸砂抽走,造成嘉義布袋、東石外海的外傘頂洲退縮40-70公尺。「歷史應該要評價這一段!」

雲林淺海養殖協會總幹事林進郎補充說,他本身是養殖牡蠣苗業者,當地有7萬人因為工業進駐而失去生計,但從來沒看過政府替漁民規劃適當的配套措施。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陳秉亨引述養殖業研究學者劉富光2003年的研究,「一般而言文蛤養成期為8~9個月,而台西麥寮附近文蛤養成期常常延長至12~13個月,並且養殖的文蛤重量不如以往……因此造成養殖漁民必須付出更大的成本培育文蛤,獲利減少。」

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何明修副教授在中國時報的投書《瘦鵝資本主義再見》(2008.10.19)一文的相關論點,值得參考:

瘦鵝理論是經濟匱乏、政治高壓年代下的產物。這套主張只相信苦幹實幹的硬道理,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犧牲,也因此,在台灣政經局勢丕變的八○年代,瘦鵝資本主義面臨了很大的挑戰。在一九八五年,王永慶擔任經濟革新委員會的召集人時,帶頭抨擊甫通過的勞基法「過度保護勞工」。結果在這股商界的壓力下,政府不敢落實勞動權益保障,一直到解嚴後的自主工運興起,才扭轉了勞基法「形同具文」的窘境。在一九八七年,陳定南老縣長為了宜蘭的好山好水拒絕了六輕設廠計畫,也從此點燃了台塑與環保團體之間的戰爭。

成熟的經濟體制應當是人性化、永續的資本主義,這也就是說,勞動力與環境資源需要被妥善保障,而不再是經濟成長的犧牲品。到了九○年代,瘦鵝理論與台灣社會進步價值顯然格格不入,衝突日益白熱化。王永慶多次撰寫萬言書,將兩性工作平等法中的陪產假規定比擬為吸食鴉片,因為它們同樣會破壞「勤勞的民族性」。他也鼓吹要設立外勞專區,以「軍事化的管理」來擴大引進外籍勞工。

在龐大社會輿論的批評下,過時的瘦鵝資本主義不得不依靠政治力的庇佑,來延續其命脈。為了讓台塑根留台灣,政府同意六輕的填海造陸計畫,開啟了海岸私有化的前例(就如《海角七號》裡鎮代主席所說的「山也Bot,海也Bot」)。後來的和平水泥專業區、濱南工業區等案子都是如法炮製,引發台灣的海岸危機。而後在政治力的加持下,這套瘦鵝資本主義甚至公然挑戰專業與法律的權威。

根據審查通過的環評書,台塑應該維持五百公尺的六輕隔離水道,以減輕對於沿海居民生活的衝擊。為了增加土地面積,台塑執意將水道縮減為一百公尺,引發了居民與環保團體的反彈。然而,在一九九七年由於李前總統的指示,官方立給予了就地合法化的處置。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同樣的情事也接連發生。例如針對六輕的超額用水,政府不但主動撤銷了原先的七百萬裁罰,而且還想辦法幫台塑找水。也因此,台塑更是有恃無恐,在二○○七年甚至直接點名某些「有立場」的環評委員要退出審查。

網友 greenlost 在日前所記載的《莫讓環保署被台塑收編》一文,除了抗議黑道藉路環署環評外,在其製作的反對宣傳圖片中,甚至讓環保署成為台塑集團的一環。


換言之,關於環保署關於在相對台塑集團所扮演的角色,以非處於監督控管的相對地位,而是曖昧並一路護航的同路人,參考「拒絕黑金治國,2007/11/12環保團體至環保署抗議」一文:

環保署撤換代表環保團體的環評委員,更坐視環保團體被政客、財團恐嚇毆打,環保團體捍衛公義絕食靜坐,手無寸鐵居然被起訴,這是什麼世界,社會還有公理嗎?政府近年來一連串惡質的對付環保團體,這是台灣環境最黑暗的一刻,我們已經忍無可忍,無法再姑息、無法再冷漠,我們決定挺身而出,譴責不公不義的政府。

二十年前環保署成立的時候,官署辦公地點就設在敦化北路台塑集團大樓。二十年後,環保署一路護航台塑集團,從六輕四期環評用水超支免罰、減罰,到台塑鋼鐵案高潮迭起的環境影響評估審查過程,環保署已形同台塑集團的關係企業,環保團體特地為環保署設計新署徽、訂製金光閃閃新招牌ㄧ面,並舉行揭牌儀式。

還有豬小草《台塑環保署:財團投資環境保護署》一文的回應:

若我們細數從民進黨執政後來來去去的環保署長,不難發現,環保署長的職責已從「自然生態環境保護」轉變成為「財團投資環境保護」,而只要不符合此一需求的人,不管是署長,或是環評委員,一律全部換掉。

而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只要環保團體繼續這樣抗議下去,再過不久,一向喜歡拿國民黨跟自己比的民進黨政府會很樂意的用「環保流氓」,這個郝柏村用來形容當年後勁反五輕人士的用詞,來指稱這些反台塑大煉鋼廠的環保人士。 只是,在這之前,假流氓先被正黑道給打了。

台塑大煉鋼廠是前行政院長,現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蘇貞昌,在行政院長任內所提出來的政策。這個以「大投資、大溫暖」為口號的經濟政策溫暖了像台塑、中油,這些對台灣自然生態吃乾抹盡的財團的心,卻也冷卻了我們對於民進黨政府在環保政策上的期待。

當然,以 Chyng 《台灣若無王永慶》一文最為擲地有聲,一針見血,批判性十足:

然後台塑六輕廠再度變成觀光景點,新聞怎麼描述?大家好想知道台塑怎麼填海造陸、創造產值。可是六輕進駐麥寮後,當地天空幾乎沒有亮過;更別說空氣糟糕透頂、刺鼻不已;原先當地自己能創造的產值消失了,但台塑並無將其產值回饋給當地居民。六輕順利開發,是因政府向銀行連貸一半的錢讓王永慶興建;而王永慶還擁有一個獨立港口、不受政府任何法律控管,如海上霸王。

更別說各政客像被王永慶附身一樣代他發言,說五輕沒開發是王永慶最大的遺憾,要為王永慶完成;言下之意似乎只要再來個大投資,經濟就會再活絡,但王永慶賺的卻是納稅人的錢,而他賺錢要不要繳稅?要,可是繳得好少,一般企業課25%的企業營利所得稅,台塑向來只繳12%。

王永慶所創建的台塑企業,對台灣是好是壞,似乎是不能單從一個角度去檢視(尤其是台灣多數市場取向的媒體),台塑企業對台灣造成了許多無法抹滅的傷害,這是事實,但是台塑企業的社會回饋,也是事實。但是我們總不能以偏概全般地去評斷這些事實,台塑集團所建立的學校與醫院是不能被忽視的(就算說長庚醫院逐漸被戲稱為「醫店」),自然地,台塑企業對台灣所造成的汙染,也不能因為回饋社會而認為「功過相抵」,這兩者是各自獨立的。

當年王永慶在宜蘭利澤所開出的多項利多方案,即是以醫院、學校與工作機會來取代污染所造成的居民健康與權益的犧牲。當時的陳定南老縣長即是強調一個主軸:今天不能為了經濟,為了「產業」,為了讓一間企業的成長,卻讓農民無法謀生活,漁民食用毒魚毒水,甚至讓小孩掛著口罩上學,然後企業再蓋醫院與學校來「服務鄉民」,這並不能天真的認為是「功過相抵」阿。

雖然如此,台塑集團對於社會的回饋還是有所付出的,看到 Noid 《悼念王董事長》的文章,那隱含在文字背後所附帶的情緒與感受是實際存在的,非如虛諉。也不如各大媒體歌豐頌德般的諂媚。我們總是希望所謂的美,能夠繼續留下,而醜惡能夠離去。王老先生的「美」,的確留下於和 Noid 一樣的許多人心中。但是醜惡呢? 我只知道,麥寮黑霧依舊灰蒙。

相關閱讀

做別人的天使,悼念王永慶先生給予桃園弱勢家庭的溫暖與支持 [BART的Neverland]

2007年,桃園縣政府收到來自台塑大家長王永慶先生與集團的捐贈,指明要將捐贈用於照顧桃園的弱勢家庭與孩子,這筆善心捐贈,幫助桃園縣境內許多寄養兒、發展遲緩兒以及他們的家庭,受幫助的弱勢家庭和孩子還來不及表達心中的感謝,只留下了令人感佩的善行與風骨。

台灣的彩虹,何其無辜? [廢業青年日記]

如果...如果沒有台塑,或者台塑沒有採取這樣的成長形式,台灣也許會比較貧窮,不過我們和我們的後代,應該能死得安祥許多。電視上仍然會繼續報導身價昂貴無比的王家成員哀痛逾恆的畫面,以及他們將如何隆重地送走他們的大家長。 但是那些同樣因為他們的大家長、經營之神、台灣經濟奇蹟推手所經營的企業,而死於癌症、失去營生、被奪走灌溉用水、被迫與汞污泥為鄰的人們,他們的悲哀與憤怒永遠不會被以同等的篇幅彰顯。

功過。王永慶。經濟的偉大。環保的沈淪 [漂浪。島嶼--munch]

王永慶曾將六輕喻為「台灣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媒體也美稱台灣經濟的大躍進,估計六輕年產值八千多億,向中央繳交高額稅金,並且回饋地方,但是這樣的榮景,一部份建立在國家給予的福利上,無論是低廉的購地成本,獎勵投資條例的免稅條款,以及全面開放外勞的引進,甚至同意興建工業港,台塑的六輕,創造企業的高峰,卻是以國民成本來挹注。

但是,雲林甚至麥寮,因為六輕的成立,而有更加富裕嗎?雲林依然是窮縣,麥寮人始終不懂六輕廠內數千名外勞,為何不是麥寮人的工作機會?望著六輕每年六千七百萬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一旦台塑大煉鋼廠再通過興建,又得再加上每年一千五百多萬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雲林將會世界聞名,成為溫室效應的罪責靶心。種種環境問題,年年被提出檢討,原有雲林沿海養殖業、漁業的漁民,開始擔心海域的變化,甚至生態人士為了搶救台灣白海豚的棲地,在一張張照片證明下,至今還在爭執台西沿岸有沒有白海豚?但是一旦經濟掛帥,企業要出走,政府馬上矮半截。

在六輕興建的同時,台塑工業的甜糖,雲林人還沒舔到,屏東人卻先嚐到苦果,甚至外國柬埔寨也跨海受害。

1985 年,屏東縣新園鄉赤山嚴被發現棄置汞污泥,事件爆發後,政府緊急處理,卻在1998年,台塑將汞污泥以混凝土塊輸出柬埔寨事件,遭到國際媒體踢爆,引發當地居民示威抗議,柬埔寨總理韓森怒責台灣為污染輸出國,國際環保組織介入調查,台灣在國際上大大出名,台塑在堅稱依檢驗標準無毒下,卻被檢出超過標準值,國際壓力與日劇增,最後同意將汞污泥全數運離。柬埔寨汞污泥事件爆發後,政府全面清查台塑汞污泥的流向,發現台塑歷年產生汞污泥約一萬三千噸,其中三千噸經固化處理運往柬埔寨,兩千七百噸埋在仁武鄉垃圾場,其餘共有七千多噸未經任何處理的汞污泥,就被棄置在屏東縣新園鄉赤山嚴,環保團體懷疑總數不只如此。

汞污泥成為台灣環保巨災,柬埔寨的汞污泥在1999年運離,三百多只貨櫃汞污泥無處可去,協調以不通關、不入境方式,放置在高雄港,最後運回仁武廠處理,而赤山嚴七千多噸汞污泥,在就地處理和運回台塑公司仁武廠處理,至今還在喬。事件爆發,多人遭到起訴判刑,政府花費鉅額處理費用,進行官司要求台塑賠償,最後和解收場,又是政府碰企業,馬上矮半截。

種種重大環保事件,隨著台塑企業成長,不斷發生,這還不包括三不五時的群眾抗議,台塑是國家的寶,員工的家,卻是相鄰居民的痛。

從漁村到工業,不能逆轉的發展?台塑鋼鐵、中油八輕前進台西漁村(上) [yvette]

「有利必有弊!」是居民、地方政府最感矛盾的情況,工業雖能帶來巨額稅收、就業機會,但也會賠上台西自然生態、環境,甚至人民健康,如同六輕帶來的影響。

工業局資料顯示,六輕排放的揮發性有機污染物(VOC)已達環評上限五千四百頓,八輕、大煉鋼廠的VOC預估每年為三千一百公噸,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為兩千三百萬公噸,是全台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十分之一。

除了空氣污染,石化工業也是高耗水產業,用水動輒數十萬噸。因此政府不顧環保團體與居民反對,堅持興建湖山水庫,表面上是為了解決雲林縣居民抽地下水的問題,事實上水庫的二十萬噸水量全部規劃供工業使用,而且一度水費只收3.269元的低價,一般百姓一度水費卻要十元。

離島工業區的興建需仰賴抽沙造陸,六輕已抽了約一億立方公尺的沙,使雲林海岸線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造成海岸後退、排水道縮減,因此台西淹大水、魚塭被沖垮的情況頻傳。雲林縣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表示,現在海岸每年倒退二十五公尺,他估計十至二十年後,台西海岸線將會消失不見。

從漁村到工業,不可逆轉的發展?台塑鋼鐵、中油八輕前進台西漁村(下) [yvette]

贊成派與反對派各執一詞,夾在當中的,是大多數沈默的鄉民。

由於話題敏感,不願透露真實姓名的漁會職員林先生對工廠進駐保持中立態度;贊成是基於在窮鄉僻壤的台西,很難找到工作機會,工業進來能帶給下一代希望。但他也坦誠,「工業一來,整個台西海岸線就崩潰了。最怕漁業資源都枯竭了,下一代便沒有童年。八輕來了,漁業、養殖業一定不能生存」。

雖然對六輕的污染和承諾跳票感到不滿,但包括林先生在內的許多居民,仍期待八輕、大煉鋼廠進駐帶來改變,林先生無奈的說:「我們真的窮怕了!第一毒(六輕)已經開進來了,第二毒再來也無所謂了,這都是為了下一代可以有工作。像我們這種沒有蚵田、養殖場的人,只能期待八輕進來給我們一個工作了。」

對於非養殖業的台西居民來說,他們出路比蚵農更少,對於將來唯一寄望便是這第二場賭局了。林先生的無奈,反映出許多台西鄉民的心聲。

圖片資訊:「經營之神」背後的環境代價知多少? 環團籲各界理性檢討



 

2 Comment:

歡迎您回覆與本篇文章的寶貴意見,但請勿回覆內容與文章本身無關、人身攻擊或其他不適當的言論。本板將會提出嚴重警告以及保留法律上的任何權利。

請訪客您在「Comment as」處選擇個人身分(Open ID)回應。若訪客您尚無法登入身份,請選「Name/URL」留下回應資料,再次謝謝您的回應 :)

  1. 嗯...
    這也是一個觀點...

    ReplyDelete
  2. 我這篇文章的用意,並非針對王老先生,而針對是那些繼承他王國產業的人。希望他的繼承者能讓美的東西留下,再將壞的去除掉吧。這才是成就他為人景仰的美名,最好的方法...

    ReplyDelete

ShareThis

Copyright 2009 春如月筆記.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