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 只能轉帳提領,不能確認身份

Posted By Chou HsinYi / July 21, 2010 @ July 21, 2010 3 comments

網路圖片:英國導盲犬接受ATM提款訓練。昨天聽到老哥被詐騙集團詐騙的消息,詢問當事人後才發現詐騙手法和我兩年前遇到的詐騙方法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當年我因為有所警覺而識破手法,而老哥這次卻被騙走了一筆不小的金錢。

兩年前我自以為用功地去出版社訂購了一年份的學術月刊,使用ATM轉帳,沒想到當年第一期月刊都還沒寄到我家裡,詐騙電話卻先打來了!印象中,首先出現的是來電顯示是出版社的服務電話的電話(事後知道來電顯示可以造假):

一開始,對方先會表明自己是出版社員工,然後跟我核對我的交易資料,交易資料自然也完全正確。(這情況下很容易讓人相信是出版社一方打來的電話,卻也可得知是交易資料與個資的確是由出版社這方洩漏出去的)印象中對方的理由是說:「由於出版社的疏忽,將客戶的帳戶轉到約定帳戶,所以該帳戶會自動辦理複數期數的分期付款,而導致多次扣款」、「是出版社跟銀行對帳時才發現此分期帳戶的錯誤,並與客戶的交易資料不符」,然後為了防止我被多扣款,對方跟我要求給他們提款卡背後24小時的服務電話,讓出版社和銀行聯絡!



 

當學校將時間還給學生時,家長準備好了嗎?

Posted By Chou HsinYi / July 16, 2010 @ July 16, 2010 0 comments

閱讀

在台灣的升學主義的強勢作用之下,需多家長認為教育是學校的責任,當學生成績不理想或學壞了,那家長會說「那一定是學校老師的錯!」、「我孩子那麼乖怎麼會犯錯呢?」、「一定是學校沒有教育好學生!」,類似的台詞頻繁地出現在報章新聞之中。我想法是學校所代表的「教育」是非常有限的,不外乎「學識」與「群體生活」兩種,真正對「教育」發出基礎性與關鍵性影響的,反而是家庭教育,例如是非認知、人格養成與社會倫理等等,這點往往被多數家長所忽略。

今天看了張大春先生《還孩子一千個小時》一文,內容中針對教育局的活化課程提出「變相加課」的批評,甚至希望能依照外國學生的上課時數作為標準,讓我們學生能減少上課的時數。我本身也傾向減少上課時數這方的想法,但是我想表達的是,並非單純的去減少上課時數就代表真的將時間「還給學生」了。

例如,當學校教育把時間還給家庭教育的時候,那家庭教育準備好了嗎?如我們所知,台灣是個長工時、高壓力的職業環境,有些工作環境甚至還有不合理增加工時,薪資不符社會經濟水平等問題,為了緩平家庭所需的開支壓力,雙薪家庭的出現,也造就出「鑰匙兒童」,這種雙親出外工作,小孩獨自在家的問題。換言之,在許多家庭中,家庭教育並無法即時銜接住學校教育所釋出的時數空間。

我想,在討論學生教育的同時,也該同時思考成人那方長工時、高壓力所產生的問題吧?也必須將時間還給家長,讓家長們也可以回歸於投資家庭之中,否則,當學生離開學校後,家長們無力於家庭教育的強況下,也只不過讓學生們轉到美語、才藝、或補習班上課而已。家庭教育,不也依舊遙遠麼。

相關閱讀: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給張大春看



 
 
Copyright 2005 春如月筆記. Powered by Blogger.